首页
> 公开 > 政府信息公开目录 > 政务公开进行时 > 案例分析

【案例】仅凭受案登记表不足以认定所申请信息属于刑事侦查信息

发布日期:2020-06-0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东营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2020-06-09 来源:东营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裁判要旨

1. 公安机关受理公民报案后,根据案件性质,公安机关存在多种处理的可能性,包括刑事立案、予以行政处理或移送有关部门、不予立案等。

2. 《立案决定书》是判断案件进入刑事立案程序的重要标志,也是用以证明案件正式进入刑事侦查程序的关键证据。根据《立案决定书》认定信息属于刑事侦查信息,而非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调整的范围。

3. 公安机关提交的《受案登记表》不足以证明其已对当事人主张的事件进行刑事立案。仅凭《受案登记表》认定当事人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属于公安机关在履行刑事侦查职责过程中所制作的信息,证据并不充分。

裁判文书

文书标题及案号

标题: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

案号:(2020)京01行终193号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原告)舒秀分,女,1967年6月28日出生,汉族,户籍所在地北京市海淀区。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被上诉人(一审被告)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

诉讼记录

上诉人舒秀分因政府信息公开及行政复议一案,不服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9行初197号行政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案件基本情况

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一审法院)查明:舒秀分于2018年7月2日向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以下简称海淀公安分局)申请公开“关于舒秀分2017年10月24日被人推倒摔伤案件的全部卷宗”的政府信息。2018年8月10日,海淀公安分局作出海公信息公开(2018)第49号-非政《非政府信息告知书》(以下简称被诉告知书),主要内容为:“经查,您的申请涉及刑事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本条例所称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的规定,您申请获取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的调整范围,本机关不再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相关规定进行答复。”舒秀分不服,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以下简称海淀区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海淀区政府于2018年11月30日作出海政复决字[2018]29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以下简称被诉复议决定),维持了海淀公安分局作出的被诉告知书。舒秀分不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被诉告知书及被诉复议决定。

另查明:2017年10月24日,海淀公安分局温泉派出所作出京公海(温泉)受案字〔2017〕000177号《受案登记表》(以下简称《受案登记表》),将“舒秀分报案称2017年10月24日在温泉镇白家疃村西河滩940号,被人跟踪、监视,并将其推倒”案件,依据刑事程序开展工作。

2019年12月23日,一审法院作出一审裁定。该裁定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的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提起行政诉讼,应当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规定,本条例所称的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公安机关具有双重职能,一方面作为行政机关,履行行政管理职责,另一方面作为刑事侦查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授权履行刑事侦查职责。其在履行刑事侦查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信息,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所指的政府信息。本案中,舒秀分向海淀公安分局申请公开的信息为“关于舒秀分2017年10月24日被人推倒摔伤案件的全部卷宗”。但根据前述查明事实可知,2017年10月28日,海淀公安分局温泉派出所已将舒秀分报案的“2017年10月24日在温泉镇白家疃村西河滩940号,被人跟踪、监视,并将其推倒”一案作为刑事案件受理。故其卷宗材料属于公安机关在履行刑事侦查职责过程中所制作的信息,显然不属于政府信息的范畴。舒秀分要求海淀公安分局按照《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向其公开上述信息显然缺乏事实根据,对其起诉应予以驳回。基于此,舒秀分不服海淀区政府作出的被诉复议决定的起诉亦应予以驳回。

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九条第三项、第七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款的规定,裁定驳回舒秀分的起诉。

上诉人舒秀分不服一审裁定,上诉至本院,请求撤销一审裁定,指令一审法院进行实体审理或者由本院审判,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上诉理由为:1.一审法院程序违法。一审法院法官助理与上诉人谈话,但笔录漏洞百出。记录内容与上诉人所述事实不符,一审法院拒绝让上诉人修改记录内容。一审法院合议庭组成人员未经随机抽取的法定程序,未随机分案,更未依法组织开庭审理。2.一审法院认定案件事实错误。一审法院认定涉案信息是刑事案件侦查信息主要证据、理由不够充分。3.被诉告知书及被诉复议决定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上诉人的起诉完全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4.一审法院裁定驳回起诉适用法律错误。

被上诉人海淀公安分局、海淀区政府在二审期间均未发表诉讼意见。

经审查,本院对一审法院查明的案件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本院业已生效的(2020)京01行终194号行政裁定书载明,舒秀分不服海淀公安分局政府信息公开答复及海淀区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上诉一案中,海淀公安分局提交《立案决定书》等证据证明舒秀分等人涉嫌寻衅滋事罪的行为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作为刑事案件侦查。

裁判分析过程

本院认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公安机关接受案件时,应当制作受案登记表,并出具回执。第一百七十三条第一项规定,经过审查,对告诉才处理的案件,公安机关应当告知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起诉。第一百七十四条规定,经过审查,对于不够刑事处罚需要给予行政处理的,依法予以处理或者移送有关部门。第一百七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公安机关接受案件后,经审查,认为有犯罪事实需要追究刑事责任,且属于自己管辖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予以立案;认为没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事实显著轻微不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或者具有其他依法不追究刑事责任情形的,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不予立案。根据上述规定,受理公民报案后,根据案件性质,公安机关存在多种处理的可能性,包括刑事立案、予以行政处理或移送有关部门、不予立案等。在业已生效的(2020)京01行终194号行政裁定书中,本院根据海淀公安分局提交的《立案决定书》认定涉该案信息属于刑事侦查信息,而非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调整的范围。《立案决定书》是判断案件进入刑事立案程序的重要标志,也是用以证明案件正式进入刑事侦查程序的关键证据。本案中,海淀公安分局提交的《受案登记表》不足以证明海淀公安分局已对舒秀分主张的被人推倒摔伤事件进行刑事立案。被诉复议决定亦存在同样问题。一审法院仅凭《受案登记表》认定舒秀分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属于公安机关在履行刑事侦查职责过程中所制作的信息,证据并不充分。一审法院以舒秀分针对被诉告知书及被诉复议决定提起的本案之诉缺乏事实根据为由,裁定驳回其起诉有误,本院依法予以撤销。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一、撤销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9行初197号行政裁定;

二、本案指令北京市门头沟区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打印 关闭